e品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周卫国从雪豹开始 > 295 缴获战马

295 缴获战马

 热门推荐:
    ……鬼子顺利地上了当,一切按照周卫国推测的发展。

    鬼子的骑兵已经与战马彻底分离,只留下了二三十号鬼子留在雷区的后方看管战马,剩下的鬼子则是在宫上的率领下,通过雷区,继续朝着村庄的方向前进。

    针对鬼子的这一行动,周卫国部署了相对应的伏击计划,他安排了部分的兵力,由孙鑫璞指挥,在过了雷区之后几百米外的另一处山坡伏击,这处山坡与先前的雷区并不在一条直线上,当日军抵达这里的时候,已经彻底失去了雷区方向留下的战马和鬼子的视野。

    另外,在雷区这边,周卫国亲自率领部分兵力伏击在此。

    开战之前,周卫国交待过,“咱们在雷区这边的伏击,以孙鑫璞那边的枪声响起为信号,孙鑫璞部的伏击作战开始之后,我们这边也紧跟着发动突袭,消灭留在雷区这边看守战马的鬼子,迅速缴获战马,然后将战马转移到安全位置。”

    “记住,为了避免伤到战马,手榴弹,掷弹筒这些范围性杀伤武器都不要使用,机枪也尽量点射,主要以步枪为主,避开战马,消灭鬼子。”

    “这些战马不久之后可都是咱们虎头山的宝贝,谁也别给我打坏了。”

    朱子明道:“卫国,你就放心好了,弟兄们的枪法都不差,离小鬼子也不算远,避开战马,专打鬼子,咱们还是做得到的。”

    “那就好,迅速转移战马之后,咱们继续伏击,我想先头的鬼子遭遇鑫璞他们的伏击之后,再听到我们这边的枪声,肯定要回援这些战马,届时我们两方伏击的兵力再两头夹击,联合起来将这支鬼子尽数消灭。”

    “是!”

    ……宫上带着自己下了马的骑兵继续朝着村庄的方向前进着,那些正在逃窜的民兵好不可恶,甚至猖狂地朝着他们招手,还拿着手中的破枪,朝着宫上的方向乱开。

    这让宫上越发愤怒的同时,更是打定了主意,要杀进这些村庄,将这些可恶的民兵一网打尽,以发泄心头之恨。

    一路上,宫上是按照那些民兵逃窜的路线追击的,反正已经可以遥遥地看见村庄的轮廓,甚至有袅袅升起的炊烟。

    可那些可恶的民兵明明可以安然无恙通过的地方,就在宫上的队伍通过的时候,却直接踩响了地雷,爆炸声过后,当头的两三个鬼子当场阵亡,一片血肉模糊。

    宫上原以为是那些狡猾的民兵在这里埋设了土制的地雷,可这一次情况又与先前截然不同,在爆炸响起的同时,有暴喝声从雷区两侧的山坡上传来:

    “打!”

    负责指挥后段伏击的孙鑫璞打响了第一枪。

    孙鑫璞的枪法可不差,当年在黄埔军校的时候和周卫国一样名列前茅,更是在德国柏林军事学院深造过,此时隔着只有一百多米的距离,率先开枪的孙鑫璞,原本是瞄准着宫上去的,只是子弹打出的时候,宫上的副官刚好挡在了他的侧面,替宫上挡了一枪,被子弹击中了头颅左侧,当场被击毙。

    “敌袭!”

    宫上怒吼着,连忙下令让队伍散开,就地展开反击工事。

    可下一刻,当孙鑫璞率领的人马展露出火力的强悍,五六处轻机枪突突的点射,甚至还有一挺重机枪在疯狂咆哮,加了支架的改造掷弹筒,同样朝着宫上一行鬼子轰击。

    骤然的火力突袭,攻势迅猛,鬼子被打懵了。

    到了此刻,宫上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是中计了。

    原以为只是在此伏击的一些民兵。

    所以宫上选择脱离了战马,一路追杀过来,谁知道竟是在这里遭遇伏击。

    看来对手一早就精心策划好了这一切,目的就是为了活着缴获他骑兵中队的战马,否则伏击点不至于在这里才展开,或许就在先前的雷区范围,战斗就已经开始了。

    另一边,在孙鑫璞那边的战斗爆发的同一时间,率领战士们潜伏在雷区右侧土坡上的周卫国一声令下。

    “打!”

    周卫国率先开火,一枪将留守看管战马的鬼子小队长击毙。

    早就蓄势待发的战士们纷纷开火,以步枪出手,这时周卫国一行占据了巨大的人数优势,四个人对付一个鬼子,兵力都有多余。

    再加上周卫国特意下令,抽调老兵参战,所以参与这次伏击的,可以说是虎头山独立团的精锐人马,个个都是身经百战,从无数次战火中存活下来的百战老兵,枪法自然经得起考验,一颗子弹消灭一个鬼子,那不是吹的。

    宫上这边只留下了三十多个鬼子看守战马,哪里会是周卫国一行的对手?

    猝然的火力突袭之下,剩下的三十多个鬼子转眼间就倒下一半儿。

    最后十几个鬼子倒是聪明,眼见着山坡底下找不到掩体,周卫国等人又是居高临下的火力突袭,小鬼子就躲在战马的背后,将战马作为掩体依托着还击。

    可惜战马毕竟不是完美的掩体,再加上鬼子的东洋大马雄壮威武,小鬼子身高又不够,下半身直接在战马的四只腿与腹部之间的空隙坦露出来,成为了火力打击点。

    周卫国据枪瞄准,子弹飞射出去,直接透过战马的四条腿间的间隙,打中了藏在战马后方鬼子的腹部。

    肠子都被打烂了,那小鬼子栽倒在地上,抽搐了片刻,就再没了声息。

    “就这么打!抓紧时间,实在无法避免的,打伤战马也顾不上了。”周卫国下令。

    战士们连忙跟着出手,一颗颗子弹精准地射出。

    剩下的鬼子负隅顽抗了不到半分钟,就被尽数消灭。

    枪声传出,宫上那边立马察觉到动静。

    脸色大变的宫上暗道不妙,敌人果然是冲着自己的战马来了,不止眼前有伏击,雷区那边似乎也在遭遇伏击,而他留守在那里的只有不到一个小队的兵力,哪会是敌人的对手?

    “回援!回援!”

    自身都难保的宫上倒是还惦记着他的战马。

    在骑兵眼中,战马是最大的宝贝,这些小鬼子也不例外。

    为了回援,宫上甚至不惜代价发起突围,又同时下令让掷弹筒兵朝着孙鑫璞等人伏击的土坡发射了几发烟雾弹,借着烟雾的遮掩,宫上带着部队迅速回撤。

    可惜,宫上还是晚来了一步,三十多个鬼子自然扛不住周卫国一行的进攻,

    等到宫上带着队伍回援到雷区附近的时候,周卫国这边的战斗早就已经结束,战马也被冲下去的战士们给强行拽着马缰绳,拉到了安全区,等待宫上的则是周卫国一行的火力打击。

    这时,周卫国原本安排在土坡入口处,提防着宫上一行骑马后撤的战士,朝着雷区的方向支援,夹机日军。

    孙鑫璞也率领伏击的队伍,朝着逃走的宫上追赶。

    要说宫上的骑兵中队,这次有近卫文特别安排的加强火力,多达几十挺的轻机枪火力的确不弱,可偏偏这支骑兵配备的火炮数量极少,而周卫国这边则多的是火炮进攻。

    战斗似乎回到了抗战初期,中方与日方的火炮数量差距。

    周卫国这边以加了支架的改造掷弹筒朝,着伏击圈内的鬼子猛轰。

    枪榴弹也不甘示弱,枪榴弹小组的战士们早就摩拳擦掌了,先前只是因为鬼子离战马太近,为了不伤到战马,投鼠忌器,这才不敢发起猛攻。

    此刻宫上一行鬼子与战马彻底分离,战士们哪还有顾虑?

    各种火炮不要钱似的朝着鬼子招呼。

    至于把鬼子的轻机枪什么的炸坏,周卫国也不在乎了,反正有张参谋长在呢!他的山洞兵工厂可以将这些炸损的轻机枪全部修好。

    一轮又一轮的炮火覆盖之下,刚赶过来的宫上一行仓促应战。

    机枪哪里是火炮的对手。

    战斗十几分钟过后,逐渐接近尾声,宫上一行鬼子被消灭的七七八八,宫上也握着指挥刀躺在了冰凉的大地上。

    剩下的一些活着的鬼子基本上已经重伤。

    周卫国交代了突击队的狙击手们,随时提防着重伤的鬼子自杀或者偷袭,然后率领战士们下到山坡底下打扫战场,至于重伤的鬼子,直接砍晕再说,省得路上再出现什么意外。

    这些重伤的鬼子是特意留给竹下俊的,至于要如何给这些被****洗脑过的鬼子治愈伤痕,就看竹下俊的手段了。

    “团长,咱们虽然刻意避开了战马和小鬼子交战,可是被炮火和子弹波及,还是死了六匹战马,受伤了三匹。”

    “这些死掉的战马该怎么办?”

    有战士开口,十分惋惜。

    周卫国笑道:“小鬼子的战马,你们心疼个什么劲儿?死掉的战马自然是吃肉,正好咱们团里这些日子一直在搞军事训练,也是该给战士们加加餐了,弟兄们,把战马肉拿刀分割开,然后带回根据地,咱们吃全马宴。”

    话音落下,原本还在为死掉的战马可惜的战士们,一个个眼睛都绿了。

    杨大力更是馋得差点儿流了口水,滴溜溜的眼珠子又放在那几匹受伤的战马身上。

    “排长,这六匹战马不一定够咱吃呀!咱们根据地少说也有将近2000号弟兄呢!”

    周卫国笑骂道:“你小子少打这些受伤的战马的主意,这些战马受的伤并不重,拉回去养一段就好了,要不了多久,这些战马就是咱们的骑兵部队的一份子。”

    “咳咳咳,排长,我就是说说,说还不行嘛!”

    “少贫嘴,赶紧帮忙去。”

    “是!”

    一顿忙活之后,花了将近二十分钟打扫完战场,将死掉的战马分割成一块块马肉,扛着返回根据地。

    至于帮忙的民兵们,周卫国也给了谢礼,好大两条马腿,愣是乐得民兵们嘴都歪了。

    “团长他们回来了,打了好大的胜仗,缴获了100多匹马呢,还扛着好多马肉回来了,弟兄们,咱们有肉吃了!”

    周卫国带着参与伏击的战士们返回根据地的时候,团里像是过年一样热闹。

    至于带回来的马肉,周卫国大手一挥,“每个连分两块马肉,让连里的炊事班把肉做上,给战士们解解馋。”

    “团长威武!”

    战士们欢呼着,似乎已经闻到了飘着香味的炖肉。

    莱阳县城。

    有人欢喜有人愁。

    宫上骑兵中队,在虎头山根据地外围村庄附近,遭遇伏击,全军覆没,战马也被虎头山的八路军一举缴获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莱阳指挥部。

    听闻消息的近卫文,有些无力地坐在自己的靠椅上,沉默良久。

    失败了,他原以为胜券在握的骑兵偷袭计划,败的一踏涂地。

    “八嘎,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那周卫国为何可以提前掌握骑兵出动的情报?”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滋味可不好受,近卫文郁闷极了。

    再一次受挫的近卫文,面对周卫国,忽然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他甚至有一种直觉,再这样下去,那周卫国的下一个的目标或许就是平镇。

    想到这里,近卫文当即下令加强了平镇一带的防御部署,另外加强平镇,栆县,与兰县的联系,以三角形防御体系,随时提防着虎头山八路军的偷袭。

    虎头山。

    有肉吃的战士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整个虎头山根据地像是过年一般热闹。

    这倒是让周卫国意识到,或许是该想办法提升战士们的伙食质量了,若是能顿顿有肉吃,战士们岂不得高兴坏了?

    根据地倒是也养了一些猪和鸡鸭之类的牲畜,但是数量上远远无法为全团将近2000号战士提供肉食。

    另外,根据地养的也都是中国乡下的一些土猪、土鸡、土鸭之类的牲畜,这些牲畜肉少不说,生长周期还长。

    靠着这些牲畜,根据地想做到顿顿有肉的话,不太现实。

    周卫国倒是记得,当年有一些洋人居住的地方,洋鬼子吃不惯中国的土猪、土鸡之类的,所以用的是他们自己从国内弄过来的品种,也就是那种肥肉多、生长周期短的牲畜品种。

    如果能把这样的牲畜品种弄到虎头山根据地来,或许可以从很大程度上改善根据地的肉食供应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