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书生有种 > 524 此乃祥瑞

524 此乃祥瑞

 热门推荐:
    “什么!?”

    苏贤一脸疑惑,暗中分辨李幼卿此举是否是在宽慰他。

    不太可能,在这种正式场合李幼卿还没有那么幼稚。

    那也就是说……黄河北岸数州真的没有爆发瘟疫,预防瘟疫之法起作用了,他没有失败,而是成功了!

    想明白这一点后,苏贤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

    紧接着他又泛起另一个嘀咕,刚才听见的“谣言”是怎么回事?那两个校尉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其他人也都是那番说辞,这不应该啊。

    王司马浑身一震,他怀疑自己年纪大了耳朵出了问题,刚才应该是听错了,可是想一想又觉得不对,抬头看着兰陵公主问道:

    “殿下方才说……黄河北岸数州都没有爆发瘟疫?”

    “不错!”李幼卿答道。

    “这……这不应该啊!”

    王司马、王友等属官,还有另外一边的将军们顿时沸腾起来,这个结果大大出乎他们的预料。

    很快,大帐中的热议戛然而止。

    他们同时明白过来,兰陵公主不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

    那就是真的!

    王司马等人顿时面面相觑,想起方才对苏贤的“另眼相看”,他们纷纷错开视线,真的太丢人了。

    尤其是王司马,先前“老气横秋”、“雄赳赳气昂昂”的画面犹在眼前,“你终究太年轻”的话犹在耳畔,即便年长如他,老脸也是微微一红。

    苏贤并未理会众人的反应,心中那个疑惑想了许久都没想明白,见大家沉默下来后,他便开口问道:

    “殿下,下官有一事不明。”

    “请问。”

    “刚才下官在帐外听人说……黄河南北都爆发了瘟疫,他们言之凿凿,看起来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兰陵公主笑道:

    “本宫之言没错,黄河北岸数州的确没有爆发瘟疫。苏谘议所听见的‘谣言’也没有错,黄河南北的确都有身患瘟疫之人。”

    苏贤抓住了她话中的关键词“都有”,凝眉沉思一瞬后猜测道:“黄河北岸的瘟疫患者,莫非是从黄河南岸涌入的?”

    李幼卿赞道:

    “苏谘议猜测得不错!我河北道数州,因严格执行预防瘟疫之法的缘故,未曾爆发任何瘟疫与疾病。”

    “可是黄河南岸的河南道灾区,近两日突发瘟疫,一夜之间传遍数州之地,据说死伤过万……”

    “有部分瘟疫患者度过黄河来到我河北道,因而他们才说,黄河南岸都‘爆发’了瘟疫,其实河北道没有爆发瘟疫,瘟疫患者都来自黄河以南。”

    “……”

    原来是这样!

    苏贤心中的疑惑被解开。

    这时,王司马等人也渐渐回过神来,有人立即出列赞道:“殿下,瘟疫乃天定之事,苏谘议却能预防,此乃神迹,亦是祥瑞!”

    另一人紧接着出列拜道:“殿下,下官附议,苏谘议成功预防住了瘟疫,预示我大梁即将大兴!”

    “殿下,苏谘议此功,将拯救亿万百姓的性命,今后若再有大灾大难,我们将不惧任何灾后的大疫!”

    “下官等斗胆,恳请公主殿下上奏女皇陛下,为苏谘议表功!”

    “……”

    苏贤本想谦虚一二,后来生生忍住。

    设身处地站在他们的角度想一想,此举着实功劳甚大。

    要知道,以前对瘟疫的处置方式,就是一个村一个村的放弃,任感染瘟疫之人活活死去,那怕其中有许多健康的人被牵连。

    这种方式简单快捷粗暴,虽有效果,但面临着人伦惨剧与伤筋动骨的损失。

    受限于卫生条件,古人生育率虽高但夭折率也高,一个人能平安长大着实不易,人口,是朝廷的基石。

    有了预防瘟疫的法子之后,瘟疫将不会轻易出现,也不会有整个村整个村被放弃的人伦惨剧发生。

    长此以往,人口数量将得到提升。

    地方官吏的考课之中,人口数量的提升与教化同等重要,这是“政绩”,苏贤此举又将提升多少人口数量呢?

    放眼后世的话,这个数量只怕大到难以想象。

    所以他们才会如此激动,甚至搬出“神迹”、“祥瑞”等等说辞。

    李幼卿笑容灿灿,心中亦十分高兴。

    当初拍板决定支持苏贤之际,她就预料到了两个结果

    其一,苏贤失败,她也会跟着名誉扫地,甚至还要遭受政敌的攻讦。

    其二,苏贤成功,她作为苏贤的直属上官也有一部分功劳,而这,将是她实现野心的“阶梯”!

    苏贤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她作为“河北道黜置使”,成功挽救了数以万万计的百姓。

    反观“河南道黜置使”在河南道赈灾已久,可是却爆发出了严重的瘟疫,一夜之间传遍数州,死伤过万!

    最重要一点,河南道黜置使是太子殿下的人。

    这也就说明,在这场她与太子的“暗斗”之中,她又一次胜利,而且是大胜!

    想着此事将为自己带来的好处,李幼卿真的笑容灿烂,看着下面的苏贤,她真的想……让他抱一下自己的腿,以作奖励。

    王司马老脸泛红,心头苦笑不已,明白预防瘟疫之法果真成功了之后,不禁在心中暗道:

    “派人秘密潜入辽国,搅乱辽国为大梁争取喘息之机之事,我与苏谘议尚算平分秋色,他能想到的我也能想到。”

    “可是预防瘟疫这种事……可以看出,我还是不如他!诶,也难怪公主对他的恩宠隐隐有盖过我的趋势。”

    “……”

    王司马两鬓斑白,年已六十,早已过了争强好胜的年纪,此番又一次“败”在苏贤手中,他很快就释然,心中不再郁闷。

    方才众人为苏贤请功之际,他其实没有任何行动,现在补上正好。

    可是就在他举步出列,话刚到嘴边的时候,心中猛然一动,预见到了一个危机。

    他也不是为了“报复”苏贤,只是出于公心,认为应当及早将此危机提出,以免遭受更大的损失。

    只听他说道:

    “殿下,苏谘议能预防瘟疫固然是好,可是……此法只能预防啊,而河南道的瘟疫患者涌入我河北道,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