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热门推荐:
    朱韵几乎落荒而逃。

    她回程路上一直在思考一件事,就是她离开的时候有没有在方志靖面前露怯,有没有让他看出她是逃掉的。

    这是个很没营养的问题,朱韵自己也知道,但她控制不住,因此她更加心烦意乱。

    多少年过去了,她还是克服不了自己。她都不用看见方志靖,一听到他的声音她就浑身从里往外地发冷。

    简直魔障。

    朱韵越想越觉得自己刚刚应该骂他两句,不应该就这么走了。这认知让朱韵钻进死胡同,满脑子都是刚刚方志靖的话和他得意的神态,还有他污蔑赵果维的文章和商场里挂着的那幅海报。

    朱韵下车冲进一家便利店,买了五罐瓶酒,回到公司楼梯间坐着喝。喝到第三罐的时候,眼泪毫无征兆地落下来。

    她隐约想起当年比赛,现在跟那时的情况简直如出一辙。

    方志靖让她厌恶,但她更厌恶毫无作为的自己。

    酒精让她的情绪变得焦躁脆弱,仅剩的一旦理智告诉她等会还要回去上班,她捂住自己的额头,一连做了十几个深呼吸,唯一的效果就是大脑缺氧,心情丝毫没有平复。

    就在这时,好巧不巧,李赵张三人组团来楼梯间抽烟。

    张放大摇大摆走在最前面,冷不防看到楼梯上坐着个人,吓一跳。

    “哎呦我的天……”他捂捂自己胸口,认出那是朱韵的背影。“朱组长,干啥呢?”

    张放很快注意到酒精味,他紧紧鼻子。

    “喝酒了?”

    虽说平日里张放就是烂泥扶不上墙的狗腿子一个,但真到节骨眼上还算有点良心。他放下烟,关切地来到朱韵身边,看到她湿漉漉的脸,瞬间僵直。他惊悚地转过头,冲后面两个男同胞做嘴型

    哭!了!

    赵腾瞄了李峋一眼,李峋沉默地看着那道背影。

    平日炸裂苍穹的女强人自己一人躲在楼梯间里哭,面对此情此景,张放也有点慌了,他不由放轻声音。

    “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还是被董总训了?”

    他一边说一边往前凑,俨然想要化身妇女之友,可惜屁股还没落下就被赵腾拉了回去。

    “走。”赵腾小声说。

    “什么?”

    赵腾不解释,拉着张放往外走,扣上门,单留下李峋一个。

    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李峋平静问道:“怎么了?”

    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种划破所有迷障,穿越时光的清晰感。朱韵仿佛置身于多年前的那座石板桥边,身前是深夜荡漾的墨湖,身旁是微微摇曳的柳枝,身后是将她从深渊打捞起的男人。

    李峋:“为什么哭?”

    朱韵清醒了些,她抹了抹眼睛,低声说:“我刚才去商场的时候看见方志靖了。”

    李峋:“然后呢。”

    朱韵:“他们做了个新游戏……”

    他淡淡嗯了一声。

    跟李峋说话很简单,你说一句,他就能猜出所有。

    朱韵背对着李峋坐在台阶上,低声说话。可能是有些醉了的原因,她语气并没有太过愤世嫉俗,倒更像是对挚友委屈抱怨。

    “高见鸿的老婆也在,她在给他们那个游戏做宣传。他们整个游戏都照扒我们的,连宣传图都一模一样。还有赵教授的事……方志靖说赵教授的事就是高见鸿策划的,还说我们的游戏只有口碑没有收益,他随随便便动点手脚就超过我们了,真是去他妈的。”她说到最后头埋起来,“我竟然连骂都没骂一句就跑了。”

    静了一会,李峋说:“你怕他。”

    朱韵手指一颤,难过地承认:“没错,我怕他,我太没用了。”

    李峋轻笑道:“你对‘没用’的定义真神奇。”

    朱韵:“我恨了他十几年,什么都做不到。当初他欺负晓妍,我只能看着。后来他害你,我还是只能看着……”

    她说着说着,忽然一顿。

    “不对,不是他,是我。”她意识到这一点,头抬起来。“因为我你才会跟他结仇,要不是我非拉着你去比赛,你根本都不会认识这种人。那样你姐姐也不会出事,你也不会进监狱,那现在就不会”

    “朱韵。”

    他打断她语无伦次的发言。

    “你过来。”

    朱韵僵硬地坐在那。

    李峋又说一遍。

    “过来。”

    他声音一沉,她的脚就不自觉地动了。

    李峋靠在窗边,朱韵来到他面前。伴随着一下一下地抽泣声,她看起来就像个犯错的孩童。

    李峋无声地打量她,黄昏的色调照在她哭花的脸上,让她异常美丽,也异常脆弱。

    他能明白她对方志靖的怕,她怕赢不了,也怕他会因此怨恨她。

    其实她不需要有这样的想法。

    李峋神色沉静。

    按世人标准,在他不长不短的人生里,值得后悔的事太多了。但按他的标准,走到现在,他尚对得起自己。

    李峋指着朱韵手里的大袋子,问道:“这是什么?”

    朱韵哽咽回答:“给林老师买的。”

    “你要去看他?”

    “嗯。”

    他静了静,又说:“你找赵腾聊过了?”

    “嗯。”

    “安抚好了?”

    “嗯。”

    他笑了笑,“谁说没用,挺有用的。”

    李峋往地上弹了弹烟,看着飘飘落地的灰烬。

    他神态轻松地靠到窗台边。

    “你可以怕方志靖,没关系。”他一手拿烟,一手撑在窗框下,“谁还没点童年阴影了。”

    朱韵不说话,李峋侧过头,睥睨地笑道:“放心,你对他的怕赶不上他对我的怕。”

    朱韵反应慢,“什么?”

    李峋好心帮她总结。

    “就是你怕他,他怕我,很公平。”他难得表现出和蔼和耐心,慢悠悠地对朱韵解释,“看过《动物世界》没,只有猎物才会战战兢兢,盯着所有风吹草动。你怕他,所以这么多年一直关注他。而他怕我,所以我一出来他就盯着我。你不用担心他照搬我们的东西,他要真是老老实实自己做自己的,没准我短期还拿他没办法,但他非盯着我,急着踩死我,这就给我们机会了。”

    朱韵听着,没来由地问了句,“那你怕谁?”

    我怕他,他怕你,那你怕谁?

    李峋静静看着她。

    因为逆光,朱韵抓不准他的视线,只觉得那暗沉沉的影子有致命的吸引力。半晌,那黑影慢慢附身,朱韵感觉到耳边一股热气,然后就是低沉的声音。

    “老子谁也不怕。”

    那声音带着魔性,爬上她的背,丝丝麻麻。

    这一句“谁也不怕”,扫得朱韵灵台清明。

    李峋起身,“你把你的项目稳住,不需要跟他正面对抗,他们那个游戏我看了,只有个壳而已,最多能靠活动撑三个月。”

    朱韵:“嗯。”

    李峋:“我去帮你请假,今天回去休息吧。”

    他刚要走,朱韵想起什么。“对了,我得到一点消息,但不确定准不准。”

    李峋:“什么?”

    朱韵:“我之前合作过一家it公司前不久被他们并了,里面的高管跟我说,方志靖他们好像正在筹划借壳上市。”

    李峋直接笑出声来,“有意思,站不稳就想跑,他赶着死么?”

    朱韵:“如果是真的,他们明年年初可能就会提交材料了。”

    李峋神色不变,看着朱韵说:“我话放在这,我要是让他上市成功,我‘李’字摘下‘木’,直接给他当儿子。”

    说完就走了。

    朱韵在他走后才笑出来。她一个人站在窗台边,回过头,瞳孔上映得全是美景。

    她回家大睡了一场,第二天酒醒,懵懵懂懂昏昏沉沉,感觉自己好像做了场大梦。在洗脸刷牙期间,她隐隐回忆起梦里的细节,冲镜子笑。

    她换了一身新衣服,昂首挺胸去上班。

    赵腾处理完了,还剩董斯扬,不管再怎么难以沟通,他也是公司老大,是决策者,她必须把事情跟他交代清楚。

    于是之后几天朱韵一直在找机会想找董斯扬私聊,这简直难如登天。

    她在公司干的这些日子里,最深的感触就是她仿佛跟这位董总生活在两个世界。虽然大学时期李峋也噎她,但现在情况完全不同。李峋再怎么噎她也都是在承认她是个有实力的人的基础上,虽嘴不饶人,但多少有点口是心非之嫌。而这位董斯扬……

    朱韵不知道他之前是被女人伤过,还是打从心底就是男权主义,见不得女人厉害,他某些观念简直像是上个世纪的一样……不,上个世纪还不够,还得再往前推,清朝也打不住,至少得明代才行,那种大家族吃饭女人不能上桌的年代。

    朱韵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才去找董斯扬“自首”。

    董斯扬不爱搭理她,她连叫他几声都没能让他从手里的文件里抬起头来。朱韵抻脖看了看,说:“哟,这么简短的财务报表董总也能看这么久啊。”

    董斯扬沉声道:“我最近是不是对你们太松懈了?”

    朱韵见他脸变黑,赶快收敛,说道:“董总,我有点事想跟您说一下。”

    董斯扬把报表扔桌上,“泡茶去。”

    “……”

    朱韵把话咽下,先去给他泡茶,泡好端来之后,董斯扬忙着吹气降温,吹了半天好不容易嗦了口,朱韵见缝插针。“董总,我有事跟您说。”

    董斯扬看她郑重其事的样子,哼笑一声,不慌不忙道:“说什么,是不是吉力的那点破事?”

    朱韵惊讶都写在脸上。

    董斯扬放下茶杯,指着她说:“所以说女人就是眼界短,瞻前顾后,婆婆妈妈。”

    朱韵完全懵住了。

    董斯扬道:“你既然要用我公司做踏板,那就闷头用好了,等榨干了资源就卷包换下一家,说这些前因后果干什么?”

    朱韵诧异过后,再次被董斯扬后半句话引入思考。

    她一开始的确是这样打算的,让李峋在这适应一下节奏,然后就走。那时候她简直觉得自己是个恣意潇洒来去如风的杀手。可随着项目一点点进行,她不知不觉中融入了这个不靠谱的环境,习惯了那些不靠谱的人。于是杀手的刀收起来了,她开始把他们当成搭档。

    朱韵有片刻时间离神,董斯扬一直看着她。跟平日里的风风火火雷厉风行完全不同,此时朱韵的目光十分纯洁清澈,清澈到像李峋嘴里说的那样

    “天真犯傻。”hf();